数字经济驱动消费升级
2022年05月13日 09时25分 信息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-中国社会科学报 分享到:

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、内需持续扩大,我国正由投资主导型向消费主导型社会发展转变。当前,我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,正成为驱动消费升级的关键变量和重要着力点。

释放消费潜力

当前,我国正处于扩大消费、畅通供需循环的关键时期,消费经济处于稳定上升阶段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21年,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440823亿元,比上年增长12.5%。

“新动力、新消费、新区域、新模式正在成为中国消费经济的显著特点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表示,从新动力看,2011—2019年,我国消费率平均为53.4%,消费增长率高于GDP增长率,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60%;从消费者看,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日益扩大,正在成为消费的中坚力量;从新区域看,中国低线城市表现出巨大消费潜力,2010—2018年,三四线城市中相对富裕家庭占比提升38%,高于一二线城市的23%;在消费模式方面,线上消费依旧快速发展,2021年我国线上购物规模达到130884亿元,同比增长14.1%。

与此同时,我国消费也面临持续增长的压力。2020年受疫情影响,我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出现罕见的负增长。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周清杰表示,按支出法核算,当前我国居民消费占GDP比重不到40%,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仍属偏低水平。究其原因,在于居民可支配收入较低。由于高端消费品供给不足,我国还一直面临高端消费购买力外流的情况。此外,我国居民普遍有谨慎性储蓄习惯,影响当期消费意愿。

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,数字经济正在成为人类社会继农业经济、工业经济之后的一种全新经济形态。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,推动传统创新链、产业链、供应链进行数字化改造,从而催生出更多新的消费形态。中国消费经济学会副会长、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高波表示,所谓消费升级,一是要调整居民消费支出结构,推动居民消费由生存型、物质型向发展型、服务型转变;二是要引导居民消费意愿,使之对新消费热点保持积极的接受态度与购买意愿。因此,我们要通过发展数字经济驱动消费升级,利用数字技术释放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,为我国经济保持长期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基础。

驱动消费升级

就数字经济如何在机制上驱动消费升级的问题,高波认为,首先,数字经济可大幅降低商品的生产成本与价格,居民在刚性需求得到满足的基础上能调整原有消费结构,增加对高需求弹性商品的购买。其次,产业创新可以拓展数字经济驱动消费升级的市场空间,数字经济积累的知识可以通过知识溢出效应打破边际报酬递减规律,大幅降低企业研发生产成本,有利于不同产业在生产模式、经营方式和组织形式等领域进行深度融合。再次,商业模式创新可以打造数字经济驱动消费升级的新生领域,比如“网红经济”“直播经济”等新兴商业模式,能够有效连接生产端、流通端与供应链,实现“全天候、零距离、无接触”的高效运转。最后,供需匹配可以满足数字经济驱动消费升级的现实要求。数字经济可以将零碎的市场需求整合为消费网络的关键节点,完善价格信号对市场的调节作用,从而实现产业供需的精准匹配。同时,消费回流还可以培育数字经济驱动消费升级的增长动力,比如优化国内消费品行业的组织架构,推动国际知名品牌积极谋划对中国市场的战略布局,缩小境内外价格差异。

数字经济推动消费经济发展最直接的表现,是电子商务网络购物平台的发展。李勇坚表示,当前,网络购物平台已从单纯的营销渠道全面渗透到了实体产业领域,数字经济通过拓展用户需求为实体企业创造了新的增长空间,成为推动新产品开发的重要渠道,形成了一个集社交化关系、数据化营销、娱乐化推广、平台化研发、柔性化生产、智慧化供应链、社会化物流于一体的“电商+实体经济”的新产业发展模式。

扩大居民消费的关键仍在于提高居民收入。因此,要更好推动消费升级,就要不断完善数字经济生态。高波认为,我们要构建一个开放高效的数字经济生态系统,充分发挥政府的治理效能,完善数字消费领域的市场监管,提升居民可支配收入,使居民的消费偏好逐步向发展型消费转变。要完善数字经济物流网络体系,使物流产业的数字化转型成为中国消费升级的新活力。

李勇坚建议,未来可以在家庭服务、健康服务等方面加大供给支持力度,建立诚信的社会消费环境,同时推动体验消费、绿色消费等新兴消费领域健康发展,支持发展型、享受型服务消费快速发展。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卫思谕

责任编辑:邱波
网站地图    |    网站申明
值 班 电 话 :028-61528998
网站技术支持电话:028-85327632
为取得最佳浏览效果,建议您使用1366X768及以上分辨率 360极速模式、谷歌、火狐、IE9.0及以上浏览器。